宁波科纳实业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74- 2716811
邮箱:service@4559bzq.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LED照明改造工程不宜过急

编辑:宁波科纳实业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LED照明改造工程不宜过急
在很多普通老百姓眼中,国内的LED企业目前还停留在包装和加工的阶段,谈不上开发。LED省电的同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价格不菲,维护费用极高而且没有一个标准。总体来讲现在国内的LED产业是很混乱的。

然而,在2009年“十城万盏”工程无果而终之后,新一轮的地方政府推广LED路灯的热情正在升温。近日,南方电网的人大代表辛瀑指出:“在同样照明强度下,LED路灯其实并不比高压钠灯更节能。再加上目前各个厂家LED灯的规格差别很大,一旦维护更换会很麻烦。因为它不像高压钠灯一样已经完全标准化,原有的灯泡坏了之后很容易买到替换的产品。”

LED照明改造工程在政府的主导下进行的如火如荼,究竟城市路灯LED化是否该“一刀切”?LED路灯在性价比上是否一定优于当下的高压钠灯?LED路灯优与劣的判断是否有据可循?

LED照明改造工程“列车”是否开得太快?这些疑问,或许专家学者、业内企业各有说法。

路灯LED化有待商榷

“LED路灯完全不能强行推广,现在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价格又贵,‘十城万盏’项目也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东南大学博导、江苏省照明学会名誉理事长杨正明教授谈到这个问题时有些激动,他认为LED是好光源,应该好好利用,但目前被大规模推广并不能物尽其用。“是否更换现有高压钠灯应该由市场来决定。高压钠灯和高压汞灯共存了10年之久。如果真要更换,我认为陶瓷金卤灯比LED灯好。”在杨正民教授看来,LED用作射灯、筒灯的光源是不错的,而作为路灯则还需发展五六年时间,待市场真正成熟,LED路灯品质也需要日臻完善。

“LED路灯的优势还没有被发挥出来。LED灯是可调光、能够动态操作,而传统的HID就不行。”复旦大学照明工程系博导、中国照明学会顾问朱绍龙教授认为,智能照明是LED路灯的最佳利用方式。“车来的时候灯亮一点,车走后灯暗下来,国外一些城市已经开始采用这样的技术。目前国内企业可能已经达到这样的技术要求,但它需要传感器控制、资金投入大,因此并没有实例应用。”

现阶段来看,在技术上LED路灯与前几年相比并无新意,除此之外,在光效、性价比、评价等多项关键性指标方面LED路灯也存在较多争议。

“LED是点光源,如果应用不好,容易出现眩光的问题。而且,从整个产业链来看,LED路灯涉及到散热器、驱动器,将高压钠灯全部更换下来的成本未必更省钱。”杭州明达光电LED产品研究所吴明番认为,LED路灯对技术要求高,目前大规模更换还需考究。

另外,目前评价道路照明的指标采用了“照度”而非“亮度”。朱绍龙教授指出,只有当配光达到蝙蝠型配光时,照度才能替代亮度。而实际状况则是由于亮度测量仪器价格贵,普及率不高,因此为了方便,一般都用照度代替亮度。评价体系存在漏洞,LED路灯质量也难以保证。

10月10日,勤上光电(002638.SZ)公告称中标广东清远市4.6万盏LED路灯改造项目;11月21日,该公司再次公告称中标沪宁高速公路照明试验段工程LED灯具合同能源管理项目HNZM-LED-1,合同段预计金额约450万元。

11月26日,德豪润达(002005.SZ)公告称,公司作为牵头人中标珠海市公共绿色照明3万盏LED路灯改造采购及安装项目(一标段),中标金额4608.19万元,约占公司2011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1.5%。

同日,鸿利光电(300219.SZ)公告称,公司作为牵头人中标“珠海市公共绿色照明3万盏LED路灯改造采购及安装项目(二标段)”。本次中标金额为人民币4293.31万元,约占公司2011年度经审计的合并会计报表营业收入的7.82%。

然而,企业看似风光的背后,也有自己的隐忧。

就在公布中标公告的第二天,鸿利光电再发公告称,珠海市建设工程招标投标管理办公室收到了关于珠海市公共绿色照明3万盏LED路灯改造采购及安装项目(二标段)的投诉,目前正在调查中,暂停发放本招标项目的中标通知书。

“一个字,乱。”当被问到目前LED路灯市场状况时,勤上光电销售业务主任梁刚全指出:“虽然政府在扶持,但是LED路灯没有统一标准,价格乱、质量乱,市场自然不好做。”据他透露,勤上光电原先预计今年LED路灯销售额有望增长30%,但就目前进展来看可能会低于预期。

对于国家LED路灯标准的缺位,浙江阳光照明(600261.SH)LED户外照明营销中心产品总监王玮分析道:“首先,政府层面是多头管理,各自为阵,各地方有相应标准,并未达到统一;其次,灯具厂家在生产工艺上各有不同,有用COB的,也有单颗一瓦大功率的,还有模组式的,五花八门;最后,反映在终端应用上的结果便是无法辨别孰优孰劣。”据他透露,阳光照明此前也参与到了国家LED相关标准的起草中,但目前的状态属于起步阶段,何时能形成系统文本也并不确定。

LED业者普遍认为行业标准“难产”,长此以往,市场越来越乱,企业发展必定大受影响,快速上马的LED路灯项目也只是暂时的“繁花似锦”。

政府重引导少干预

对于政府强力推动LED照明改造工程,企业也有自己的看法。“政府的推动、补助是能够解企业燃眉之急,但能否从根本上救企业则需另当别论。政府项目中标产品到底是否合格,也只能靠时间来检验。”杭州红剑立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峰担忧,政府治标不治本,而过多的行政干预可能让LED行业成为“第二个光伏”。同时,他也指出面对如此浮躁的市场,企业更需要明确自己的发展方向,而不是被政府的扶持项目所左右。

“当然,政府的扶持对LED产业是有一定帮助,从宏观上推动行业发展。但目前的状况是,地方政府只重价格,不重品质,并没有从是否实惠的角度出发。市场本来“浑浊”,政府缺乏引导的干预只会越搅越混。”王玮不无担忧。
上一条:石材保养用蜡应注意事项 下一条:LED开山祖师谈LED:正处于“婴儿期”